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老荒游———黔西南

2019-10-04 21:23 来源:未知

8月26日 昆明—兴义

很久没坐民工车了。在绿皮车厢里,有种久违的感觉。这车有好些缺点,如无空调、拥挤、不清洁且有异味、跑得慢,等等。但也有优点。第二就是便宜,从昆明到兴义300多公里,才26元。第一呢,是能接触社会。

我免费欣赏了铁路沿线的石林,吃了从小就喜欢的盒饭,和农民吹牛,近6小时的车程并不枯燥。晚上9点半,在兴义火车站与其他三人拼出租进市区,每人10元。夜宿汽车东站对门的笔山宾馆,80元。该宾馆原是某大学招待所,卫生及格,交通方便,距1路、4路车站不过百米。

8月27日 马岭河

一早坐4路到终点。马岭河漂流166元,天星画廊看瀑布60元。只买漂流票可以先去看瀑布,俺就是这么干的。下到峡谷里,瀑布很多,能同时看到三条、五条,甚至七条、八条。我却不够兴奋。走到护栏的尽头,心里突然打出一记台球桌上的暴杆,炸球般的畅快。越过护栏,一边在青苔上出溜一边接近一瓢泼瀑布。犹如几十匹不羁的白马,腾空越下,卷起巨澜。翻江倒海的声音吞没了我的咆哮。想起美国影片《雪河男子汉》中的镜头:农村男孩追逐着野马群,策马一跃投入雪河。仿佛是我。

返回的时候,刚刚有团队进入景区。我则过索桥到对岸,钻山洞,绕回码头,等凑够漂流的人数。漂流之惊险刺激,马岭河在国内是数一数二的。起初尚能跟船工打趣,不久就只顾双腿夹紧皮筏,攥着绳索不撒手。比人还高的巨浪劈头盖脸拍下,撞上礁石的皮筏转着圈穿梭浪里。22公里扑腾下来,意犹未尽。

在一座桥下船登岸,乘景区的免费中巴到正门。还坐4路返回兴义。兴义的公交车很正规,站牌比我见过中国其他地方的都大,10米外能看到站名,给外地朋友提供了方便。我吃了羊肉粉,回宾馆洗被河水泡重了的衣服。

看倒霉的中央5,女排输给意大利,男篮负于希腊。晚上很不痛快。

8月28日 纳灰、万峰湖。兴义—黄果树

7点坐1路,半小时后到万峰林景区大门,售票员奇怪我这外地人咋还赖在车上。又过了两站,于上纳灰村下车,这样省去门票而风情更佳。如果想上景区的专用公路,找个缓坡往上爬50米便是。我以为还不如去布依族的村子有趣,所以走到下纳灰村,看了那棵被奉为神明的古榕。遇到一位布依族阿姨打猪草回来,热情邀请我进屋坐坐,还请我吃煮苞米。阿姨姓陈,有三个孩子。两个大孩子在深圳打工,只剩下小儿子在兴义上中学。后来我发现,贵州苗、布地区的青壮年,去广东谋生的极多。

我又去逛古桥旁边的集市。纳灰的布依族十分友善,但少有穿民族服装的。我闻了新鲜的花椒,看着村民在石板桥下洗衣、洗菜。半月形的桥洞被三棵巨榕簇拥着,青绿色的纳灰河从桥下静静地流过。洗菜的大妈说,三棵树是建桥的人栽种的,有200多岁了。这里没有江南水乡的如织游人,空气中散发着古朴的味道。一个卖烤烟的老汉用手在竹烟筒上擦了擦,邀请我抽水烟。我第一次尝试这么粗的烟管,但经过了水的过滤,味道不呛。在贵州,感觉布依族汉语水平明显要好于苗族,大概是布依族住在水边平地,交通方便,与汉族联系密切的缘故。

从下纳灰继续南行,顺着水田中一条细长的小路。两侧是稻田与群峰,如诗如画。至展宏桥,坐返回兴义的1路,在环山下车,很久等到去巴结的中巴。万峰林景区和纳灰在西峰林,去巴结则经过东峰林到万峰湖码头。东峰林的绿色诸峰比西峰林更为高耸峻峭,但没有纳灰那样的美丽河谷。

在巴结码头未碰到和我一起租船去红椿的人。一个人包船不经济,万峰湖景色又没什么特别之处,类似的水电站人工湖,在中国有很多,不看也罢。巴结是个很小的镇子,只有一条街。我苦等回兴义的中巴一个小时,大有受困之感。[FS:PAGE]

到兴义后,从汽车东站,也就是笔山宾馆的对家坐到贵阳的大巴。司机路上随意拉客,加上不断因修路而绕行,走走停停5个多小时才到我的下一站—黄果树。在车上发生了一件不快:有个男的,大概是贵阳人,在车内抽烟。我提醒他坐空调车不能抽烟。这牛二嚷道:“我就抽,你怎么样!”我说,你可以停车时到下面去抽。“我就在这里抽,你敢怎么样!”我想,自己不是执法者,于是去找司机。司机大喊;“哪个抽烟,不许抽烟!”那厮骂骂咧咧地激我:“下车再收拾你!”我感到血液迅速地流动,但告诫自己贵州之行才刚开始,今天不会去贵阳打他。如果他非要找揍,主动在黄果树下车,我就给丫个教训。

于是我发发短信,看风景调节情绪,很快就见效了。从贞丰到关岭段,隧道、高架桥一串接一串。车过北盘江大桥,下面峡谷的纵深在马岭河峡谷之上,真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在黄果树下车时9点多了。没有路灯,摸黑走下去。在停车场附近找了家利和饭店,住了最后一间“标间”。条件虽简陋,但独立卫浴、空调蚊香,该有的都有了。老板娘人不坏。我说“大姐你看,今天不是周末,我不要发票,又是穷人”,于是打折后60元。

在排挡转悠时,和卖羊肉串的维族小伙儿聊得挺高兴。我的实用维语30句再次派上用场。小伙子来贵州才一个月,对我有他乡遇故知的好感,请我白吃。我拿了十串。他还告诉我一个惊人秘密,我就不说了。

月29日 黄果树瀑布、天星桥。黄果树—安顺

售票员迟到了15分钟,我于6:45进入黄果树瀑布大门。一路下坡,直奔水烟升起、雷声隆隆的地方跑。驻足犀牛潭边,面朝一个人的黄果树。瀑布宽大而幽雅,像飘荡的白色布帛。我脱下T恤,越护拦趟水到最高一级水潭,歌之不足,舞之蹈之。又爬上半山的观瀑台,被飞溅的水雾泡着。太阳刚刚从瀑布头上跃出。一条彩虹在我身后,忽左忽右地露面。最后钻进瀑布背后的水帘洞,透过水墙的缝隙,看见有团队入园了。

9点不到,从停车场打三轮去天星桥,10元。司机极力推荐改去神龙洞或漂流,明显是想拿回扣,我懒得搭理他。又介绍小姐,X他先人!

刚进天星桥,觉得60元门票不值,水上盆景挺做作。到了银链坠潭瀑布,发觉也不虚此行。喜欢叠水从胖胖的馒头般的石头泻下的样子。听了一位好心导游的建议:凡遇岔路右转。结果没走冤枉路。迤迤而行,漫漫而游。走热出汗的时候,正好进入天星洞这个天然空调房。洞里不难看。只是我以为,各地开发的溶洞,看一两个就够了。石钟乳这东西,属于大同小异。看来五光十色,乃是灯光的效果。本来面目,不过灰的、白的。好比婚纱照上的新娘,个个美丽动人,扮相却都一个模子。

从天星桥出来,门口守株待兔的三轮会要15元。甭理他!在路边等候黄果树送人过来的三轮,返回停车场还是付10元。再换中巴去安顺。路上随处见大兴土木。有新规划的黄果树广场,农田已被铺上砖头,一个超级石牌坊戳在那里。镇宁是个小县城,也在建8车道的马路。就算黄果树瀑布个子大,地方官开发得还不过分吗?祖国各地攀比排场的政绩工程,或许起自大连西南的那块广场吧,我没考证过,乱说呢。

到安顺汽车南站,坐2路在市政府下。旁边的公路局宾馆真不错。标间有两张宽1米2的床,才80元。又因为宾馆在大院里,很安静。下午在此休整一下,晾晾衣服,补充营养和睡眠,修订后面的计划。

以下是几句多余的话。安顺是个巴掌大的地方,我在3公里内看见四个长途车站。乘坐公共汽车,有个司机为早下班抢行猛拐,一路甩站。更多的司机则在站台停靠1分钟时间喊客。路上常见十五、六岁的女孩抱着自己的孩子。总之,这几天多次体会到无责任心的权力、社会运转效能低下、人们意识中欠缺必要的规矩、以及教育落后。[FS:PAGE]

8月30日 天台山、天龙屯堡、云鹫山、本寨

从安顺南站坐班车,在天龙加油站下车,6元。打摩托到天台山,5元。天台山是峰林中一座陡峭的小山。五龙寺建在山顶一块三面绝壁的巨石上,是明朝时的石头城堡。登山的路上树木繁茂,五龙寺显得十分隐蔽。巨石西侧还有一土峰,是观看绝壁的最佳位置。

下山,给摩托司机打手机来接。从天龙屯堡中穿过,看见一院子里有地戏表演。由于没买门票,就没进去看。地戏古称“傩”,源于军队的娱神。后来也在春节期间娱人,亲戚朋友互相捧场才有意思。傩的面具并不罩在脸上,而是戴在前额和头上。因为过去,观众是站在高台上往下看戏。

回到加油站等过路车去七眼桥镇云鹫山,良久没等到。发现自己犯了教条主义错误,从天龙屯堡直接去云鹫山多方便!于是又叫来刚才的摩托,包车前往。路程不近,景色养眼。浅绿的稻子,深绿的玉米,宁静的丘陵。途径郑成功祠堂和岳飞庙,屯堡人不愧是明朝驻屯军的后裔,专供女真人的仇家。屯堡本来就不是地名,而是明军的一个编制,大概相当于团。今天的屯堡人中,中老年妇女还保持着明朝的装束,蓝色的袍子,白色的发箍。

云鹫山十分醒目,几公里外就看见了,不似天台山的遮遮掩掩。它拔地而起,像个毛笔尖,山顶上的小房子就是云鹫寺。上云鹫寺先要进入半山的云山屯。与天龙屯堡相比,云山屯保持着更多屯堡人生活的原味。依山而建的寨墙让人依稀感到战事的紧张。寨子里面颇为清静,巷子内只有睡觉的懒狗,村民在自家的石板房里,慢慢地做活计。

继续登云鹫寺。寺中见到几个村民,一位尼姑,一个打扫卫生的哑巴。哑巴伸出一个手指,又示意我看看贴在墙上的告示,原来是向我收取卫生费1元。在云鹫寺凭栏眺望,目力所及的四面八方,座座独秀蜂排列到地平线,仿佛都比云鹫山矮,都以云鹫山为中心。低低的天空风起云涌,真有仙风道骨的感觉。

下山回云山屯的路终点是一个戏楼,不大却有味道。立柱上一幅对联:四五步山遥路远,七八个将广兵多。从云山屯往山下走,在一个路口上古驿道,又去了本寨。本寨是建在山前平地的堡垒,南面一条水渠流过,北面是山。寨中有几座碉楼,比居民的房子都高,是屯堡人的观察哨和指挥所。本寨也很原味。从村子出来,正好遇见安顺西站发往云峰的班车在此掉头返回,有幸不必受找车、等车之苦了!绿色中巴载着农民和玉米,还有我。

晚上在公路局宾馆养精蓄锐,明天远行格凸河。

8月31日 安顺—紫云—格凸河

坐6:50发往紫云的头班车,没出安顺就在路边磨叽了半个小时。之后的70公里,也是走走停停。9:00到紫云县城,打的50元去格凸河。司机叫胡文松,是个热心肠,后来他帮我联系了去小穿洞的摩托。

格凸河门票40,船票20,电瓶车票11,都要买。景区管理规范,既然我只有一人,又未遇到其他游客,便享受专车、专船待遇。先乘车到码头,再乘船独览大穿洞,也叫燕王宫。据说此洞拱高116米,我和船变得十分渺小。格凸河在大穿洞流入地下,成为伏流,又从几重山峦后面的小穿洞重回地面。大穿洞的岩缝中栖息着数不清的燕子。白天都出门了,我决定趁黄昏归巢和天亮出洞时来看它们。

大穿洞的斜上方有个穿上洞,可以穿到山那边去看盲谷。我欣然前往,爬了2000级台阶。穿上洞和盲谷构成了古河道遗迹。盲谷是地下河顶板崩塌后形成的,是个植被繁茂看不见谷底的地缝,里面的生态环境神秘而封闭。我能听见隆隆的水声,可惜眼巴巴窥测,不能下去探个究竟。自盲谷返回穿上洞时,我的拐棍敲击地面,听到了回声。于是我拍巴掌,山后也拍巴掌。我骂人,山后也骂人。[FS:PAGE]

下山在大穿洞重新登船,船上多了几位苗胞。一个姑娘解释说,他们是大河苗寨的,搭我的专船回家去。她自我介绍姓果,后面那个矮个男子是她丈夫,姓张。他们都是苗寨表演队的。船在碧水中逆流而上,绕山而行。两岸青峰翠竹,鸟鸣成韵。小果为我指点着各种植物,我最终只记住做棺材的榉树。在大河苗寨告别了新朋友,独坐船头赏秘境,至天星洞。格凸河先是从这里流出,又到大穿洞入地的。洞里很暗,开始能看见岩石上的木棺。再往里,手电已不起作用,掉头而还。

小船把我送到大河苗寨,和船工约好明天6点接我去看燕子。寨子三面环山,一面临水,鸡鸣狗叫,吊脚楼散落坡上。全寨有40多户,一位姓王的苗民带我去他家住宿。进入两层的井干式竹楼,一层中间是厅堂,一侧住三头牛、四口猪,一侧给我。木梯上到二层,一边住主人,一边是储藏室。屋顶的茅草与支撑房屋的竹子有巨大的缝隙。我担心蚊子光顾。老王说没事,家里有燕子。

午饭我点了15元的菜,结果没吃完。量大,太辣。好像吞到胃里都是燃烧的煤球。这时上来三位中老年妇女,两人背竹篓,一人背孩子。她们身材矮小,蓝色的头巾和袍子,不太懂汉话,但很友善。我帮她们调试了VCD,放映出苗族青年男女在对歌。她们表示出喜悦和感谢。

山下传来敲鼓的声音,好像还有人报幕,我赶快往下跑。来了个十几人的团队,演出开始了。一共8位演员,小果既当报幕,又唱歌跳舞。老张更是台柱,他表演踩玻璃,耍火把,上刀山。瘦小的老张身手十分矫健,如猿猴一般迅捷,在刀山上做出吓人动作。演员们说我喝彩不卖力,(这怎么可能!),总抓我罚酒。还好是度数不高的苞谷酒。带着酒气,我又去看寨子后面的变色湖。但不曾下湖游泳,说明没醉。

傍晚,我觉得还有余力,便沿格凸河步行半个多小时,走到燕王宫(大穿洞)看燕子归巢。可燕子稀稀落落的,并不壮观。又走回苗寨。因为我实在受不了苗家蚊子的好客,便给了老王20元,含中午饭钱。转投一户罗大姐家。罗大姐家有电灯、有蚊香,竹棚和房顶是封死的,住宿10元。

罗大姐愿意和我聊天,她汉语很好,是嫁到这里的。老张是她丈夫的哥哥。老张原本姓王,寨里的男人几乎都姓王,属于花苗。老张外出卖艺,娶了小果。小果是云南的青苗。本地的苗族个子很矮,难怪小果比丈夫老张高出大半头。大姐告诉我花苗的装束很像布依族。她还说了一句让我特别感动的话:汉族、苗族、布依族是三姊妹。

晚上,罗大姐在竹楼外接了一根水管,我冲了凉。大姐打算建一个浴室。以后有游客来,就不会发生露天洗澡的尴尬了,像我这样。

在竹楼里睡到闹钟响。

9月1日 格凸河—紫云—安顺—贵阳

船工失约了,7点才到苗寨码头。倒让我静静欣赏了格凸河的晨雾,也看见村民光着身子下河收网。以为错过了燕子出洞,谁知接近燕王宫,峡谷上的天空,一群群的燕子如战机编队般掠过头顶。原来燕子每天出洞要耗费2、3个小时,确实壮观。

昨晚电话约好了去小穿洞的摩托,司机会和我一起爬中洞小学,要80元。我们从码头出发,骑行深山里,颠簸在搓板路上,旁边是美丽的深渊。偶尔看见对面山上的几栋竹楼。1小时后到了小穿洞水库。格凸河从这里又回到地上。水库的职工不厚道,敲了我5元停车费。

去中洞小学很艰苦,要爬约莫3000级石阶。我和司机途中休息了一次。司机姓王,也是花苗,是格凸河攀岩师傅罗发科的女婿。他说,听爷爷讲,一些苗族为了躲避战乱,才搬到陡峭的中洞一带生活,这里过去根本没有路。小王原在广东打工,回家半年了。因为家乡搞旅游,想在格凸河谋一份保安的工作。他的妻子是唯一一位女蜘蛛人,靠表演攀岩挣钱。攀岩不是谁都学得会,妻子的哥哥,还有小王,都不会。[FS:PAGE]

天气很热,我出的汗把背包都湿透了。终于听见人畜的声音,望见中洞。到洞口,声音自动消失。恰好这时,遇到一位带眼镜的青年,友好地跟我打招呼。我问,你是老师吧。没想到他就是中洞小学的罗校长。中洞这个山洞很高也很大,洞内中间是一个篮球场,后面有四间教室,两侧是民房。教室是有屋顶的建筑。民房是没有屋顶的竹棚。竹棚中间有个火塘,四壁摆些床铺,条件极其简陋。但里面的苗族都很好客,邀请我们进去吃苞谷。牛羊等牲畜也圈在无顶的竹棚内。

我向罗校长提了很多问题,他耐心地解答。后来罗校长去给二年级上课,就由同样年轻的梁老师和漂亮善良的女老师、少先队辅导员王朝琼给我介绍。

中洞小学现有5个年级,176名学生,全部是苗族。其中男生68名,女生108名。过去,有兄弟的女孩是难有机会上学的。现在,国家实行免费义务教育,一些十四、五岁的女孩也来上小学,所以男女生不成比例。这是本届政府为农民做的一件大好事。很多孩子,特别是女孩,命运正因此而改变。

40多个家最远的孩子住校。其他孩子走读,有的上学要走两个多小时。两个多小时还是单程!我自诩身体劲道,爬上中洞都觉得累。孩子们的求学路却天天如此。为什么要把学校建在山洞?因为周围的寨子太小,只有几户、十几户人家。这个洞寨有场地,挡风雨,比较适合办学校。

敲铁片的声音响起,课间玩耍的孩子们像自由的小鸟,在洞里追跑打闹。我随手抓住一个个孩子,他们显得那样灵活、瘦小。被抓到的孩子都不好意思,其他孩子则欢乐地笑。我看到二年级的孩子没有教室,把桌子板凳摆在洞中上课,光线昏暗,很费眼睛。

孩子们使用汉语教材。但老师授课要用苗语、当地的汉语方言和普通话。因为在家只说苗语,低年级的学生明白汉语词汇有困难。学校现有8位老师。我问有编制吗,回答是都没有。4人是聘用,4人是临时工。

下山路上,司机小王也在叨叨:八个老师,一个正式的都没有!并流露出感慨的神情。8位老师的选择,让我终于理解了什么叫不为名,不为利。我后悔身上背得只有几件脏衣服,应该给孩子们背些东西来。参观中洞小学,劳累了筋骨,净化了心灵。

我素来是钦佩苗族的。他们是中国历史上迁徙最频繁的一群人。苗族的迁徙是不幸的。当战争失败,他们从东方来到西南。因为水边的平地已经被先到的百越系民族(壮、布、侗、水等)占据了,他们不得不住在条件恶劣的山地。苗族是热爱自由的民族。他们常常宁可转移到自然条件更为严酷的山上,也不堪忍受中央政府(汉族)或地方土司(土家族等)的奴役。今天,山区苗族的生活条件依然艰苦。我想起罗大姐说的“汉族、苗族、布依族是三姊妹”,希望更多人有关注和帮助兄弟民族的意识。

回程的路上,我因疲倦睡着了,险些从摩托车载下。我让小王一直把我送到紫云汽车站,给了他100元。从紫云睡到安顺,从安顺睡到贵阳。

9月2日、3日 贵阳—北京

在贵阳,我去了镇山村、花溪、青岩等处。说实话,在省会城市中,贵阳给我印象不佳。城市不卫生,人文环境差。部分市民有种夜郎式的优越感,老子天下第一。我还拜访了阳明祠,因为自己一向反感朱熹而喜爱阳明先生。

飞往北京的客机上,窗外的城市渐渐变小,心里回味起车过北盘江峡谷和登上云鹫峰眺望的兴奋。贵州不缺美景,江山秀丽,叠翠峰岭。但农业条件差,农民相当贫困。闭上眼睛,脑海中一祯一祯浮现的是中洞小学师生们清澈的笑脸。

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阳明先生说得好啊!旅行带给我的一大好处,是获取了许多思考和判断的坐标。什么算贫困?什么是无私?什么叫我感动?我又选择什么态度?人是生而自由的,因为即使无助和什么都改变不了,他依然可以选择自己的态度[FS:PAGE]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唯一平台】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老荒游———黔西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