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海印进梦乡党

2019-10-04 21:23 来源:未知

是不是在云层之上,就不会有黑夜?

  在飞往三亚的飞机上,我睡着了。没有睡踏实,徘徊在半酣与清醒之间,做着灰色的梦。醒来时,觉得身上粘嗒嗒潮乎乎,还是累。此时是08年的6月4号,离开某段灰色的日子已经快3个月了。在这段日子里,忙着答辩,答辩结束的20余天,我去急诊上班,休息时学车、准备旅行,像陀螺一样地转。可是忙碌依然挥不去某些事给我的阴影。

  我知道这是在走悬空钢丝,掉下去会死,走过去也是虚无。但金牛座的女子常常会一根筋地死钻牛角尖。好友说:“时间会改变一切的。”我费力地看着时间在我身上以极慢的速度一寸一寸地挪动着,仿若看着自己一点点陷入流沙中。

  此时快晚上8点了,窗外还是看得到太阳倦怠的余晖和暧昧的云霞。

  是不是在云层之上,就不会有黑夜?那么如何迎来新的早晨?

  侧过身和庆和佳佳说说话,冲淡心中的落寞。我们交流着这些天如何准备旅游,眼角不停地瞟那个笑容腼腆的俊美空哥。旅行是令人期待的,可以置身陌生无助的环境、穿奇装异服、吃奇怪的小吃、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对于孩子来说,生活的每一天都是在旅行;而我的心已经开始麻木了,需要用漂泊来唤醒对生活的好奇与喜悦。

  雨季不再来

  近三个小时的飞行后,飞机慢慢贴近地面。我从窗口望见椰树绰约的剪影衬在橘红的灯光下,心里生出些许期盼。

  走出机舱,空气温热潮湿。

  取完行李,等了一会儿,伯伯开车来接我们。车行一路,左边是酒店旅馆,右边是椰林海滩。我摇下窗,贪婪地望着沿途的海景。

  天空飘零了几滴雨。伯伯说六月是海南的雨季、七八月是台风季。

  雨季?海南也有雨季么?是疾风骤雨还是如梅雨季般湿热绵长?

  突然,无由头地想到三毛的书名《雨季不再来》。我不知道是雨季不会再来,还是我不会在雨季再来;就好像和某人说“再见”,是会再见,还是再也不见?我害怕思绪又纠缠了,告诉自己不管如何,今夜无法复制,这个雨季属于我。

  车子在三亚湾的某幢高层下停下。我们的房间在26楼,一室一厅,各带一个面朝大海的阳台。三亚湾的大转角展现在眼前,黑色寂静的大海,椰梦长廊的橘色灯光像是一串闪亮的项链。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吃水果。伯伯把我们送到不远处的小超市下。我们买了明天早餐,又要了三个红椰。

  原来,这就是椰汁的味道啊,不甜,也没有奶味。三个女孩各自捧了个比脑袋还大的椰子,好重,双手托举,像是捧着圣坛的雅典娜。三个雅典娜走到海边,迎着浪头奔去,刚刚触到海水温柔的臂膀,又尖叫着嬉笑着逃开。和大海玩着挑逗,追逐,躲猫猫的游戏。

  十点半了,裤管被打湿了,拖鞋里夹杂着细砂。早点回去休息吧。回到住处,新奇地捧着椰子拍了一会照。椰汁喝得肚子鼓鼓,倒出椰汁也有500ml,算下来一个椰子有1L的汁水。椰肉也嫩嫩的微甜。

  打开行李箱收拾了一下,临睡时已经12点半了。

  佳佳想离群索居睡客厅,庆说:“感觉她睡在一堆垃圾里啊!”(我们已经把客厅折腾了一番)然后,我俩就放肆地坏笑,笑到引着佳佳从客厅里抱了被子来和我们挤床睡。

假如世界末日

  梦里听到有人作诗——

  啊

  远处有山

  脚下有海

  山是黑黑的

  海是绿绿蓝蓝的

  沙滩是土黄色的……

  睁开眼睛,发现不是梦,是佳佳站在窗口,拉开窗帘,面朝大海,吟诗。一看手表,六点半。心里气得我直想用枕头砸她,可脚神不争气地下床着地,迈到窗前。惺忪的双眼睁开了,好大好大的一望无际的大海啊!

  梳洗穿戴,吃早饭,准备出行。八点,佳佳和我在阳台欣赏远处海景,不经意见天空乌云密布。

  突如其来,措手不及,瞬间倾盆大雨伴着狂风迎面洒下来!几秒钟前我和佳佳还站在阳台门口边拍照,突然门被风吹着砸向我们,我们下意识的合力推门,却被门硬生生推到屋里。另一个屋子里庆在呼叫,跑去一看,窗子大开,窗帘被风揉作一团抛到窗外,雨噼里啪啦地落进来。合力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拉回窗帘,关上窗。 [FS:PAGE]

  此时,窗外天色昏暗,狂风乱作,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异乡的早晨,被困在26楼。雨下了一阵又一阵,天色持续昏暗,浇凉了奔向大海的热情。庆说,我们不会一直被困在26楼了吧?有些世界末日的感觉。5.12地震给我们最大的影响,或许是开始珍惜身边的情感。如果世界末日,你会想到谁?2年前,我会瞒着爸妈去西部乱逛,现在的我不会了。

  三个人爬回到床上,一起练习奥运加油手势,听音乐等待着,持续等待着。我想唱给她们听《南海姑娘》,抄录下了歌词,却忘记了曲调。生活常常这样和我们开着小玩笑,对着热情的火焰泼一头凉水,让该忘记的被记下,让该记下的被忘却。

  所幸不是世界末日,还来得及。

  南山花园行

  九点半时,雨势小了些,轰顶的雷鸣渐渐远去。我们决定冒雨出行。

  等来蓝色新国线,后排选择了视野最开阔的位置,让眼睛视锥细胞遭受巨大的刺激。天色渐亮,海虽然还是灰色的,但远远近近地显出深浅的轮廓来,沿岸婆娑的热带植物在风中丰姿绰约,艳丽的三叶型的三亚市花垂在篱笆、楼台上,蒙络摇缀,参差披拂。

  十点四十左右,到了南山寺,雨已停歇。

  享受了学生票入园,没有买电车票,左脚伴右脚走天下。

  没有多关注景点,随性而走,走走停停,在花花草草,亭台楼阁前拍拍照。一路有鹿园,孔雀园,邂逅小松鼠。见到一棵大树,树下躺着很多红色的莲花状果子,佳佳说:“是莲雾!”不知道是啥玩意儿,抬头看到树上挂了好多,采下一枚,脆脆的,微甜,蛮吃耶!

  快十一点半,肚子饿饿。走到南山素斋,无奈素斋自助不接纳散客,只好到对面的的饭厅里落座。点了一份糖醋排骨、霉干菜扣肉、番茄炒蛋,叫小弟上三碗“盛得满满的饭”。菜上来了,糖醋排骨色泽诱人,咬一口,佳佳惊奇地说:“还有拔丝耶!”庆说:“是藕做的啊!藕丝~”霉干菜扣肉,肉竟然还有肉皮、肥肉、精肉之分,薄薄的一片片,面或者是豆制品,色香味俱全。我怀疑番茄炒蛋也有猫腻,小妹说蛋可以算素的,这才解惑。窗外是绿意盎然的热带植物,环境优雅;三个菜量足,把我们三个吃到撑。人均花费30元,比对面48元的千人大食堂合算很多。

  饭后踱步,照着指示牌沿这小径到榕树屋。由于电车开不到,人迹罕至。三四棵巨大的榕树浓密枝叶错落交织,树干上有着几间屋子,以木梯相互联系,中间空地上荡着个秋千。循梯而上,平台外就是沙滩,碧蓝的大海近在咫尺。世外桃源啊,能住在这里岂不是神仙般的日子了?

  出了榕树屋,停停走走,一点左右,太阳开始发威了,灼得刺眼。拐一个小弯竟到刚刚看到的大海边。原来南山也有这样美丽的海滩,浅黄的沙滩,碧蓝的海,浪头一个接着一个涌上海滩,打在碣石上,化作白色花朵,碎玉般的泡沫冲向半空。不远处伫立着108M高的南海观音像,俯瞰众生,神态端庄安详。沙子里有很多碎贝壳,硌脚又烫脚,我们把包扔在树下,奔向大海。

  佳佳总是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来起兴,然后词穷。而我面对大海,竟张口结舌,不能吐露一言。就好像是见到了个绝代佳人,既然是绝代了,就不能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来比较,用尽细致的白描却不能描绘她娇媚的神情,用尽美艳姽婳的词也不足以形容媚人的眼神,只好把千言万语的感叹统统咽回肚子里。“惊艳”了,是这个词么?好像桔子说的“大爱无言”,爱到极至是言语不可以表达的。

  在海边嬉水,庆的拖鞋不小心被浪花卷走。快2点了,收拾下心情和鞋袜,重新上路。

  不远处就是南山寺。她们对佛教不感兴趣,我就只身拜佛。照例说景区是以南山寺为重点,可是不知是不是下午的关系,香火不是很盛。小小逛了一圈。

  太阳光越来越艳,烘烤得人发晕,我们走在没有树荫的大道上更是焚晒。意兴阑珊,不想走去观音脚下,远处留影,就走向回程。 [FS:PAGE]

  在门口买了一个冰青椰,三个女孩一饮而尽。不知是口干舌燥,还是集体力量大,明显觉得不如昨日红椰量足。

天涯海角,落俗或脱俗

  搭乘新国线去天涯海角,恰巧是早上乘的那辆。售票员小妹说:“怎么感觉你们比上午要靓?”是么?相互打量了一下,唯一的区别是庆把衬衫脱了,单穿露肩吊带。

  话说我们在上海时感觉海南就是一炽热炎炎的火炉,带来的衣服都是马夹吊带,这些衣服在平时真是不敢穿。到了海南发现最高温度才32度,而且云淡风清,很宜爽。搞得我们穿得比当地人民都要面料少。算了,豁出去了,反正也没有人认识。这也是旅行的魅力吧?偶尔尝试出轨放肆。以至于最后几天,佳佳说:“我们回去不会变成暴露狂吧?”这是后话了。

  到了天涯海角,大约三点三刻。我被晒得不能耐受,躲在树荫下打着伞戴着帽子休息。佳佳和庆去玩了一会儿水,大约四点半,开始沿着花径朝天涯海角走去。

  天涯海角和别处海滩的不同是多了很多巨石。虽然,道破天机说“不过是看两块写字的石头”有些令人索然无味,但人常常不得不趋于大同,落一下俗套。

  下到海滩,脱去鞋子,慢慢走着。潮汐起落重复轨迹,不断汹涌上前,在岩石上拍打出白色花朵,又缓慢倒退,留出冲刷之后起伏不定的沙滩。此处的沙子细幼地像滩涂,一脚踏下去油油滑滑,竟留不下脚印。我回头望走过的路,觉得这样很好,不留痕迹的来去,忘记或记起全由着我的心。

  海滩边熙熙攘攘很多游客。我们迎着夕阳走,一只小螃蟹堂而皇之地在我们面前横行霸道。三人决心让它留下买身钱,一拥而上,庆眼明手疾,手到擒来。转手给我,却被它的大螯夹到了,红了手指,连着心,红了眼眶。

  在刻有“天涯”“海角”的大石前留影。古人一定没有想到有摄影留念这档子事,不然,不会把字写地那么小、那么高,无意在大石前排队摆pose,远处留影。

  和庆爬到海角背面的巨石上,望海上夕阳西坠。边上是一对亲密的恋人,男孩吹开女孩额上的散发,轻轻印上一吻时。我到他们的侧面,两张年轻美好的脸,让人忍不住想要叹息。“天涯海角”——该是天的尽头了吧?不自禁想到某人某事,却逼迫自己忘记。

  《彼岸花》里有这么一首小诗——

  我不会再轻易流泪,它让我看不清美丽的夜景,

  看不清青山碧水的可亲可爱,

  看不清迎面而来的笑脸,

  也看不清我们的爱究竟走了有多远。看见的,熄灭了

  消失的,记住了

  夕阳落下去,彩霞西隐,大海从明澈到镀金,到重新坠入昏暗,快七点了。我们搭了新国线回三亚湾住处。

  太累了,晚上8点还去市区逛超市,买水果、干粮等生活必须品。人快酥得不想动。回到住处已经10点了。吃了一盒泡面和菠萝蜜,11:47睡觉。

  南田池暖水生烟

  半夜做了很多恶梦,挥之不去的阴影萦绕在梦里,说梦话,一直把自己说醒。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南海边。是我把心里的阴影过多地投射到现实生活中么?佳佳和庆在身边安静地熟睡着。既然是在南海,就要把东海的事情忘记。

  再醒来时被8:10的闹铃吵醒。

  昨天晒了一天,皮肤红黑,两颊出红疹来,洗脸时微微刺痛。

  准备了一下。9:20等在楼下,携程的蓝色瑞风准时到达。车子飞驰在开往亚龙湾的路上,一个小时后从天域和万豪接了5位同行的客人。

  车子继续上路,飞驰上田间公路。路旁水稻田里,黑色牛群悠哉游哉地啃食,一群群的白鹅点缀在绿田间。

  10:45车行至南田温泉。下车,约定 2:30集合发车。

  更衣室宽敞明亮,设施人性化,我们三个女孩合用一个更衣箱都不嫌小。裹着一块大浴巾跑去温泉区。

  这是个很大的度假区,包括别墅、会所、温泉等。共有大大小小25个温泉池子。泉水是地热矿泉水,最高57度(真有些烫)。我们怀揣着好奇,一一泡过来,小小石径通幽,引导我们找到隐匿在婆娑热带植物中的一个又一个池子:有清香扑鼻的茶泉、透白幼滑的椰汁泉、醇香的咖啡泉、落英缤纷的鲜花泉、中药泉、酥酥麻麻的小鱼泉,和各种形状、水温、冲力的蛟龙泉、状元泉、冲浪泉等。热带植物枝繁叶茂,洋溢着旺盛的生命力,花朵衬着油绿的树叶更显娇艳欲滴,我喜欢这般张扬个性的植物,生,当如夏花,花开荼靡又何妨? [FS:PAGE]

  这是何等惬意,身体软软地瘫在温泉水里,身陷绿树从中,抬头可以看到椰子挂在头顶,听得到鸟鸣,闻得到泉水的咖啡香或茶香,触觉、视觉、听觉、嗅觉都得到极大的欢娱,唯一可怜了嘴巴。泡在咖啡泉中,庆说,要是来一杯咖啡该有多好。有点流觞曲水的雅兴。

  园中还有吊床、躺椅、秋千容我们歇息,玩耍。泡了一圈后,我们决定去小鱼池。一下池,小鱼就涌上来啄脚丫,那个麻啊,简直像通电了一样。忍受了十分钟,我的痒阈上调,才放松下来。观察了小鱼,大的身长10cm,呈黑褐色,小的有嫩黄色,略透明。小鱼总盯着我的脚踝啄,过了一会儿,竟被啄得有些疼,就握着脚踝保护;佳佳天生怕痒,小鱼一啄她脚,她就痒得花枝乱颤,也只好握着脚踝固定。半躺着看一群群小鱼往来翕忽,很是怡情。冷不妨看到一条大鱼吞食小鱼,心里蹦出一个巨大的骇人的惊叹号,原来是肉食动物!莫非我在这群鱼的眼里是人肉大餐?从头皮发麻到脚底,快速起身离池。

  一边是个大游泳池,池里的水蓝得无法用日常生活中的物什比拟,唯有实验室里的硫酸铜结晶才有这样的蓝。池水稍稍有些温,有篮球、救生圈在池边供取用。泳池里的人很少,除了我们三,还有两个老外在打水上篮球。这还是我来三亚第一次游泳,水温而软,没有漂白粉的味道。我喜欢在水里的感觉,隔绝了空气,不花一丝力气去支撑身体重量,不需要任何思想,摈弃生存的基本元素,退到人最本能初始的状态,灵魂像是随着幽幽的水波蜕出躯壳。地球太危险,人心太险恶。包绕在温暖的水里,有种归属的安全感。

  和庆把救生圈当做小船来坐,在水面上飘飘荡荡一会儿,此时约1:30了。她们说再泡一会儿温泉去。上岸,途经一洋帅哥,胸肌和腹肌线条清晰,匀称,正点,赞一个!

  回到椰汁泉,刚下水不多时,突然天空被捅破了,瞬间倾盆大雨泼下来。经过昨天的历练,我已处事不惊,茶泉边巨型茶壶凸出泉池上,正好提供了一个躲雨的屋檐,我们就躲在壶下,泡着暖暖的温泉。雨水如一根根银针插落入池,飞溅起一攒小水花,水温骤然降了几度。池边的其他游客,裹着浴巾,眼巴巴地望着风雨,我们在暖暖的池子里,冰火两重天啊。雨势渐小,雨水落在池面上挑起一个个可爱的半球形小圆泡泡。

  2点多,出池往回走。真是舍不得这美丽的花园温泉。领毛巾、沐浴、更衣,走到门口喝一杯热腾腾的姜罗茶。

  2:30打道回府。路上这才感到饥饿,3:30点到三亚湾吃了很多零食。

  收到班主任发的消息,说让我去找她。我忐忑不安起来,求她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她说,没有什么,只希望我开心起来。几乎已经忘记了,又忧从中来。

  5点,伯伯接我们去他的住处吃晚饭。伯伯为我们准备了很多水果,那个芒果真的甜啊,像是浸过蜜一般。伯伯烧了几个野生海鱼、蟹,食指大动。

  6点半伯伯送我们回去,顺路找了个复印店拷贝照片。黑店,忍怒不提。

  回到住处,7点多了。佳佳带领我们去品茗阁买特产,问询下来12路直达,根据攻略精准无误找到该店。买了一小箱糖果,拎回住处途中,见到有卖黄椰,一广告椰肉白质嫩,足有2cm厚,让小妹切了一个。小妹鬼斧神工,将巨大的椰子砍刀能置于手掌之中;又切了一个青椰,三人在黑瞿瞿的路边,围作一团,脑袋凑着脑袋,额角贴额角,一饮而尽,路人侧目。

  回到住处,已10:00。11:20睡觉。

蜈之洲潜水记

  7:00起床。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泡温泉受凉,咽部很疼。

  8:20等在楼下,司机迟到片刻。我们等得有些生厌,但司机解释说昨天接机,因大雨航班延迟,4点才睡,睡了几个小时又开工。我们听了备生怜惜。

  在车上听听老歌,到亚龙湾接了4位客人,我们顺道瞻仰了一下希尔顿和万豪的大堂,果然器宇非凡,改日来参观。 [FS:PAGE]

  10点左右到码头,上船。客船很干净,座位舒适。由于连日大雨,海面显得有些灰,漂浮着很令人讨厌的水草(我在黄浦江里也见过,是从南美洲来的有害植物)。

  船行20分钟,10:30上岛,搭乘小电车到水上活动大厅。这里有岸潜、船潜、珊瑚潜、橡胶船、摩托艇等各项水上活动。我们选择了岸潜。

  换好泳衣,挑好合适的潜水服和潜水鞋。潜水服是泡沫面料的连体紧身衣,浸水之后很重,花了大力气穿上后,气都透不过来。然后进行简单的潜水教练课程,ms就几个手势。

  搭乘小电车到岸潜区域。被教练在腰上扣上了约10斤重的石块串,走下梯子,背上氧气瓶,下水啦!带我的教练是个看上去很厚道的中年伯伯,教我戴好目镜,吹吸氧气。

  我很是兴奋。平时我可以屏气90s,泳池里徒潜4M,现在一下水就手脚乱舞,开始游泳。教练把我拎回水面,告诉我不许游泳,不许乱动。我点头,打了OK的手势。再下水。

  透过一阵略混的水,耳朵有些鼓胀,突然,我看到了白色的珊瑚,近了,还有巴掌大小的热带鱼,晃动着荧光色条纹身体,就在手边,一伸手,它却火箭般弹了出去,然后又停在那里悠哉游哉。“佁然不动,俶尔远逝”。这些漂亮的鱼只有在鱼缸里见过呀!耳朵鼓胀了一会儿,渐渐适应了水压。现在,开始好好享受这水下奇幻的世界。

  这是个安静又奇妙的旅行,我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教练在我身后托着我的腰前行,我们依靠简单的手势交流。他把我带向海底深处,那里有鬼斧神工般雕琢的珊瑚遗骸,他让我伸手触摸珊瑚坚硬的骨骼,给我一团软绵绵粘乎乎的海参,吓得我一触手就扔得老远。我伸手向前,教练就推着我渐渐前行。我开始信任并依赖教练,交付生死的信任。

  为什么在黑暗的海底会有如此绚烂缤纷的色彩?珊瑚群像是一个大花园,虽然大多数的残骸是白色的,但也有莹光蓝紫色的珊瑚,红色的海胆,棕色的水草,黑色的海参,五彩缤纷的热带鱼。我叫不出它们的名字,但认识躲在珊瑚里的《海底总动员》主角小丑鱼。我追着它们前行,瞬间的逼近,伸手握住的,却是一世的空茫。它们或一个弹射游得老远,或一纵身钻进了珊瑚中,或扬起海底的白沙,不见身影。生活有时如海底的珍馈,处处悬念,触手可及,又遥不可及。如果可以,我愿变成海底的一只蚌壳,纵使内心长久积累下来的阴影从未被消释,可以分泌出黏液,用血肉包裹消磨最初的新鲜创口,时时刻刻,最终把过往凝固成一枚坚硬而隐秘的内核,小心隐藏起来。这样也好,作一个海底生物,可以像此刻一样,看到好大一群透明的蓝色热带鱼再我面前组成队列,如蓝色绸带般在海水中飘荡,魔幻般挥舞彩练。

  水下的半小时,短暂得成了瞬间。但我会永远记得这个照耀眼目的瞬间,那耀眼的光芒将我记忆的底片曝光,脑中的递质如卤化银般固定地记录下某个颜色形状。教练给我从海底捡了一枚浅棕色的贝壳,光亮得像上了釉色,映出光泽来,表面细细的黑色横纹,像海的波纹。教练说,不能从海底带东西上去,除非偷偷藏在袖管中。我如获至宝,将海的馈赠帖身藏好。

  12点搭小电车回水上活动大厅,沐浴更衣。天气还是阴沉沉的,有些冷。

  蜈之洲的角落

  搭车回到夏季码头,途中又下起了雨,在游客大厅里吃了些干粮。

  雨停了,往情人桥处走。桥长长地伸向海面,尽头是个亭子。海天一色,海是天的的情人,天是海的情人,我在情人桥倚着海天作背景,也算合情合景。

  蜈之洲的沙滩极白,像贝壳的颜色,棉棉软软,绸缎般幼滑,提着拖鞋沿着海岸线走下去。参差浮沉的礁石,犬牙交错,绵延散落在海岸线上,尖锐,坚硬,冰冷冷地扳起面孔。天色渐渐又昏暗,海上风起,雷从海天交界车轴般滚滚碾来,远处地天空被闪电劈成两半,又要下一场大雨了。

  我们提前跑到游泳区域的休息凉棚处,果不其然,片刻间乌云压下来,哗地下起了暴雨,沙滩上的人群一哄而散。 [FS:PAGE]

  令人惆怅的雨啊,下啊,下啊,整整半小时,不见有小的趋势。躲雨的男孩们耐不住性子,在海边跑步、打沙滩排球起来。我眼巴巴地望着海滨,望着沙滩上的男孩们,棚檐上落下的水还是像水幕般……

  耐不住了,我对她俩说,我下水了,雨停了就走。说着就冲进雨幕中,跑去边上的更衣室,换好游泳衣,跑到海边。

  不料,救生员却阻止我说,说海上下雨会触电,不让下水。我讨饶了一番,他让我在水边走走。来三亚三天了,却第一次下水呀,我走着走着就走到水里去了。我又记起了海水咸涩的味道,记起了随着海浪起伏飘荡的感觉。

  记起了4年前在金色的沙滩上那些漂亮的男孩女孩们,那个无忧无虑的海边夏天,我们游泳、堆沙子、游戏、边唱边跳,在集市里淘宝贝,通宵去蹦的,5个女孩塞在轿车后排,在凌晨追着朝霞到海边迎日出。那天在海边有个男孩跑来要和我合影。我说好,他却突然把我抱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和男孩子这么接近。他的朋友坏坏地,故意放慢速度拍了很多张照片。他把我放下来时,说:“Too heavy!”青春华丽的岁月,令人掩面不忍回想。她们还好么?他还好么?海这边的我们中已有为人妇,为人父了的,再聚首时,感慨世界弹指间变化。在南海边突然想起你们,谢谢你们。

  在海中飘荡着,沙滩上的男孩子们也跑下来游泳了。救生员就在岸边大声叫我们回来,我们笑着不理睬他。再一看,庆也在岸边叫我。只好回去。

  原来是司机说别的客人提前回去了,无奈之下也要匆匆告别。

  雨还是在下,佳佳在海滩边捡贝壳。雨点击打着海面,泛起些许沉渣,将蓝色漂染成了泥沙俱下的灰黄色。极其不忍心这么快离开,淌着海水往回走。

  2点到码头,乘船返回。回程时浪大,像是坐海盗船,一船的人“噢~“欢呼着笑着享受上下颠簸摇晃。

  找到车子才2点半,和美丽的蜈之洲岛只有匆匆4个小时的缘分。

  几米说:“所有的悲伤,总会留下一丝欢乐的线索。所有的遗憾,总会留下一处完美的角落。”奈何,回想起来,至少在海边、海水里还有一处美丽的角落。

  夜宴——三亚海鲜大排挡

  回到住处已经4点了。我嗓子疼地很,洗了热水澡,换上干的裙子,窗外的天空竟然放晴了。

  佳佳说有 2个网友今天要去吃海鲜,我们可以一起搭伙。5:20出门,8路到第一市场,人群中一眼就辩认出彼此。这对年轻漂亮的小夫妻已经把水果和海鲜买好了。打的去春园。

  在攻略上对春园早有耳闻,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生活化的地方。一楼是平房,二楼是简易的凉棚。大大小小的圆桌见缝插针地摆放,地板泛着油光,卖花的小姑娘很乖巧不粘人(可能是我们一桌就一位男士),卖唱的女郎竟然还戴着公放,每一首都极通俗,而且都走音成一个调子,可仍不断有点唱的。谁管唱得是否好听呐?相聚一场图个热闹。

  我们把海鲜交给店家加工,开始吃水果:苹果芒甜似蜜、荔枝核小肉多,瓤肉莹白如冰雪,浆液甘酸如醴酪。又点了一扎菠萝汁和芒果汁,比上海酒店里的要好很多倍。

  海鲜上桌啦,小黄鱼足有20cm长,带子、虾和不知名的贝壳、鱼,和乐蟹,鲜美得很。夜幕来临,一盏盏灯火亮起,照得菜肴色泽更诱人。由于千人大排挡场面实在太浩瀚宏大,上菜速度有些慢。这样也好,慢慢地生活。我突然想用“油”来形容这样市井的场面,物品菜肴泛着黄的油光,人们脸上油光光地滋润,心里油油荡荡地自在。我极喜欢这样随意的排挡,好像在西安时每夜和旅友们在回民街混吃混喝。佳佳搭识来的网友很友善随性。

  7:40吃完饭,40元/人。12路乘回去,顺道在楼下买了2个青椰,2.5元/个。

  早些睡了。

闲暇一日

  早上6:30醒来,嗓子还是疼,一咳,竟然痰中带血!这可把我吓到清醒,再也睡不着了。就蹑手蹑脚起床。今天看来是个好天气,才7点多,海滩上就披上了一层金色的薄纱。 [FS:PAGE]

  下楼海滩边漫步。连日来的风雨给海滩带来很多小贝壳。海滩上一个个小窟窿,挖下去,总有只半透明的小螃蟹躲在里面。捡起一枚小贝壳,也常常发现有小螃蟹住在里面,只好把家还给它。

  海滩上有游客们一路捡拾贝壳,有孩子在玩沙,有人在钓鱼,鱼钩甩得老远。白云浮动地蓝天下还飘着大大小小、高高低低错落着地风筝。它们随着风悠悠荡荡、舒服、惬意、闲散得令人羡慕。沿岸得椰梦长廊树影婆娑。随性而走,走走停停,捡了贝壳,见到更好的,又扔掉,再捡再扔。有人钓到了有毒的海豚,有幸见识了吹皮球的小家伙。

  8点半,太阳有些灼人了,回去。佳佳和庆还在睡觉。

  她们今天想去大东海和市区逛逛,我感冒了,头晕眼花嗓子疼,留在旅馆里。10点和她们一起出门,去买明信片。

  很多次旅行的积习,必定会喝当地的啤酒,必定会在明信片上写寥寥几笔心情或描绘风景来,寄回家、给朋友们。日后见到邮戳、明信片上的画面,记得起路途中的心情;也把快乐和朋友们共享。三亚的邮局很少,我沿着机场路走下去,问问保洁阿姨,又走了很多路,才找到一家邮局。最后一套明信片,像是为我预留的。

  沿着海边走回来,已经11点半。头晕,倒头睡到1点半。2点佳佳和庆回来,一同到楼下的咖啡时间吃午饭。

  因为是端午节,点了份荷叶糯米饭当粽子;要了一份不加冰的咖啡奶昔。佳佳和庆吃完饭后去大东海玩。外头骄阳似火焰,我继续躲太阳。

  安静地坐在咖啡馆里,望得见海滩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阳光黄或橙色地编织着,镂花的玻璃窗隔开了阳光也隔开了热闹。天边飘来一片云,淡淡得,被海风吹散稀释开,盘旋飘远。我望着,不知怎么想起菊花茶里倏忽化开的冰糖。摊开纸笔,落了几笔,又搁下了。旅行没有带MP3,不想听摇滚,那种直着嗓子,暴着青筋,用力哄出内心愤怒的歌曲;拒绝小资的靡靡之音;拒绝了你侬我侬的情歌。我想要心身的安静。执笔间,落下不再有温度的清泪,寡淡的笑容。是心如止水,还是淡定了呢?

  快5点了,有点累,回去继续睡觉。醒来时,大约6点,夕阳透过窗帘,屋子里弥漫着桔红色的空气。我拉开窗帘,看到海滩上人头攒动,心就痒了。

  换了泳衣,裹了床单,跑到海边。第一次见到海滩上涌着那么多人。三亚湾的水有些浊,但不影响心情。一个当地的小男孩在浪间教我怎么应付大浪:见到一个大浪涌来,要背对着跳起,就不会被浪湮没。很可爱的小男孩,十几岁的样子,却装作很老成,告诉我,今天是端午呀,所以浪大;不要去那里呀,会有石头的;不要游得太远,要不回不来了(我游到离岸20多米远的地方);我要走了,他说,我们才刚刚认识呀,交个朋友吧!我笑了,多大的小P孩啊,你知道姐姐我多大了啊?

  快7点,回到房间,洗了澡,佳佳她们在海月广场看完了日落。我火速更衣,一忙生乱,下了楼,犯强迫症又上楼检查是否锁门;忘记准备零钱,只好2站路走去海月广场。

  我的发隙塞了满满的夕阳光,走到海月广场,已出了一身汗。和佳佳、庆漫步到传说中的阿二八宝鸡。点了份八宝鸡和五指山野菜。我生来不喜欢鸡肉,但这里的鸡肉还算酥,而且属于药膳,投身中医的佳佳告诉我对感冒有好处。走回去,顺道买了感冒药,10点到住处。11点睡觉。

  临睡前给爸妈发了条消息,每逢佳节备思亲,我想家了。

  亚龙湾游酒店

  因为临睡前喝了很多水,起夜无数次,把梦割地支离破碎,忘记梦见了什么。

  8:30闹铃唤醒我们。今天我们要转宿亚龙湾。

  收拾好行李,10点整,伯伯来接我们去金棕榈。

  到了金棕榈才10:50,暂时不能入住。外面艳阳高照,开了一罐还冰镇的啤酒,边喝边逛逛酒店的大堂、游泳池、平台、餐厅等。

  11:50入住2楼的园景房。房间算宽敞,设施也比较新。计划先睡觉躲太阳。 [FS:PAGE]

  1点午睡,拉起窗帘,房间里很有睡觉的气氛。一觉竟睡到3点,赶忙起床穿戴好,打的直奔希尔顿。

  我们不是酒店管理或景观设计专业的,看不出内行门道;匆匆来去,惊鸿一瞥,也不能细细领略酒店的环境;逛酒店谈不上风雅,是见识如何奢华,奢华但需不落俗套,与自然和谐统一。没有人的发现与欣赏,海的美丽或许是荒凉而寂寞的,像是开在天边的礼花。

  众多攻略上说希尔顿最佳。果不其然,希尔顿的大堂深色调,大气豪华、气宇轩昂。花园里地每一棵植物都经过精心摆设,热刺刺德盛开着,大蓬大蓬的花朵,似锦团簇,如同盛大的演出。翠绿的静细的枝叶,像是手工剪枝般的巧妙形状。繁枝茂叶、花团中,白色的凉亭可爱宜人,三四平方米大小,四面垂落下白色薄纱,风吹纱动,极具风韵。石砌路、小桥曲径通幽,蜿蜒着,聚拢到花园中央,是一个圆形饮料吧。偌大的游泳池里有儿童滑梯、篮球筐。再往外走,才是酒店的海滩。

  花园里很热闹,五彩的颜色,每一个视野里盛满了人、树、花、水。倘徉期间,我却有点逼仄感觉,那种害怕过分接近的抗拒感。

  这种逼仄感在万豪却减退了。万豪的大堂淡淡的柚木色,空空荡荡的没有多余摆设,光线通透,视野开阔。我喜欢这样的留白,只让海风和天光来填塞。花园虽然比起希尔顿的粗糙了些,但也自然舒适了很多。提一句万豪的石雕,门口的热带鱼群雕像很好看。

  最后,我们来到了喜来登,个个都蹶倒了。那个逼人的俗艳啊!大堂里是深色的,围绕了上千只烈火似的大红灯笼,大厅中央泊着一部锃亮的大红色法拉利跑车。不知道酒店设计人员是不是看多了张艺谋的电影,中俗+洋俗。如果说希尔顿是大家闺秀,万豪是小家碧玉,喜来登就是肚皮舞娘。唯一可以称道的是大堂前设计了的一池碧水,直直伸向海面,明镜似地倒映天色。

  已经5:40了,太阳光还有点灼人,我们一路走回金棕榈。6点回到酒店,换好泳衣上酒店的海滩。

亚龙湾的傍晚,海的亲密接触

  我们走到大堂里,却被门童劝阻说,海滩虽然开放到8点,但是6点救生员就下班了。

  都已经换好泳装了,还是去看看吧。在三亚湾既没救生员也不开辟游泳区,也不照样游泳——我又草根思想了……

  夕阳虽然还燃着,却已渐渐西移,投落下长长的斜斜的身影在细细的白沙上。空气如此清新透明,眺望着,远处岛屿的轮廓明晰可辩。酥酥暖暖的海风吹皱了蔚蓝的绸缎,卷起密密匝匝的浪涛。近处,白色的浪花翻涌着奔向沙滩,迷失在起伏不定的海岸线。

  来到亚龙湾,对着波光鳞鳞、碧蓝的海,谁能不说一些赞美陶醉的话呢?可是,寄予多少情怀才能填满着浩瀚的海洋?想到要拥有它,心就像水里的荇草,随波流啊,飘啊,荡啊,没着没落,揣着、掂着,认定自己没有拥有完美的命;于是,想要被它所拥有,急急忙忙往水里钻。

  亚龙湾的海水清澈如此,我竟看到两条巴掌大的淡黄色的扁扁的鱼游在身边。我逆着浪埋头游,不知道浪来浪走,只看得到海底的沙扬沙沉。几次换气,离开岸十米,刚刚好能踩到底。

  我喜欢和大海玩耍,眼见一个浪向我奔来,背对着,随着它轻轻跃起,身后的浪头把我高高托举到半空中,摇晃了一下,失重,落下来。旁若无人般,这是我和海的游戏。于是,一个人咧嘴傻笑,陶醉地,尖叫着在浪尖上下。

  庆和佳佳也下水了。在浅滩,三个女孩手拉着手一字排开,一次次地“哦,大浪,大浪!”、“一、二、三,跳!”,快乐的笑声、尖叫声回荡在海滩上。

  天边的云被染红,微弱的残阳光铺陈在海面上,海上升起薄薄的紫红的光雾。婆娑舞蹈的椰树倦怠了,身姿变成模糊的剪影。亚龙湾见不到落日,我只在海涛的起伏中,望彩霞西隐。

  上了岸,和佳佳、庆玩沙,先后埋在沙堆里,搞成三个秦俑。 [FS:PAGE]

  近八点,回酒店。又在酒店的游泳池里玩水大半小时。因为皮肤被晒伤了,海水浸得有些刺痛,游池里的淡水显得格外柔和。

  亚龙湾的环境优雅,但消费也高。冰箱里的一罐啤酒30元,自备4元。

  11:20睡觉。一夜酣睡无语。

  再见,会再见的

  昨日傍晚与亚龙湾的匆匆一照面,惊鸿一瞥,回眸时的巧笑倩兮,落在心头,魂牵梦萦,一早6:15自然醒,微微掀开窗帘,外头出太阳了,着急着想要见识晨曦中海的美丽容颜。

  7点多,又上海滩。已有比我更赶早的人,悠闲地躺在躺椅上。

  这是我的海,极爱的海啊。始终坚定地认为,命中和海结缘。如果有前生,我一定是缱绻的爱过,然后分离。空留悲伤,在几世轮转,依然眷爱。于是,终于归来了。此时的离别前的相聚,是如此弥足珍贵。

  一个纵身,跃进海里,游啊,到远处,跳着浪,再一动不动地漂浮着,被海浪推回岸边。这半个多小时竟如此快,要作别了。亲爱的海啊,再见了,会再见的。

  回房冲淋更衣。去吃自助早餐。金棕榈的早餐十分丰盛,中西餐主食、饮料、水果、沙拉、肉食一应俱全。从餐厅望得见不远处的花园和海。饭后,在酒店的平台上留影几张。

  9:30退房,5分钟就完成check out。打的回市区才10:10。伯伯开车带我们去农贸市场买水果,木瓜才1元/斤,芒果2元/斤,一贪心买了太多,差点超重。去海亚吃饭,椰子饭,文昌鸡等。不知因为早饭吃得太多,还是对鸡肉感冒,吃得很少。

  12:30到机场了。航班还要等很久,翻着相机,回想几天的快乐的日子,嘴角抿不住的笑。积郁,曾经像是我心里的老茧,却在泡温泉时起壳,如污垢般被去除;或是在潜水时深埋海底;或是被浪涛冲刷带走。天蓝得像水洗,海水碧蓝透彻,阳光下我的笑是如此灿烂,没有理由再悲伤。

  梦中海水蔚蓝

  3:15 作别艳阳。

  机上小睡,

  梦见海水蔚蓝,

  似乎还有咸湿的味道。

  醒来时低头微笑。

  把海印进了梦乡。

  好友说:“时间会改变一切的。”人可以感受明暗、冷暖、香臭、远近高低、却没一个器官来感受时间,我曾用心来度量时间,度日如年般煎熬。如今明白,原来时间包括了时间间隔和时刻两方面。过去3个月来的失眠、厌食、泪水、倾诉、情绪的郁结、思绪的纠缠,都不及此时此刻的宣泄释放。

  走出机舱,

  空气微凉。

  我回来了。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唯一平台】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把海印进梦乡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