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河之旅,包子们的往北之旅

2019-08-27 21:39 来源:未知

转载

记得是在两年前的春节,当我站在哈尔滨的江面上,望着一望无际的白色冰面,,雪白的景致, 心中就想既然我都来了北方了,何不尝试一下去征服中国的最北端-漠河.

作者。 yvonne

漠河-从来只在地理杂志和电视里听到过, 零下四十五度的寒冷, 齐膝深的白雪, 真正的”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22号13点淮时到了机场,过安检,原来报纸报道的取消限液规定又被紧急撤消了,幸好有准备,将所有液态噶东西都放在一个包里,安检人员认真检查过后说可以上机,才顺利通过安检通道.一切还算顺利.13:30终于来到登机口,赶紧脱掉那双毛茸茸的雪靴和羊毛背心,实在热到跳舞!重新整理行李,才发现忘了带日记本和笔,这两样东西是我每次出行都必备的,这次终还是忘记了.哈那边来了电话,说天气很好,前天刚下了一场雪,路况还可以,希望一切都在计划中.航班因为迟来,延迟了十分钟才开始检票,上了飞机又通知因为空中管制,又耽误了二十多分钟,最终延误了半个多小时才起飞,到哈儿滨机场已经19:30了.幸亏没有托运行李!租了车,在高速上狂奔,赶到车站差不多20:30,拿了票进了候车室,才放下心头大石,一个人抱着行李,缩在椅子上等候检票,肚子在咕咕地叫,身边全是同样扛着大包小包的同途人,南北口音混杂,真如我同学说的,此时觉得自己就压根一个”民工返乡”,没啥区别

决心下在了2009年的10月份,因为公司的年假和行程的安排, 通过在携程和游多多上认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 当然, 是在经历了无数次的纠结确认和辗转反复之后的, 行程确定在了2009年12月28日, 因为我们要在中国的最北端送走2009.

晚22:00,终于挤上了10号车厢,安顿好行李后,赶紧泡了方便面医肚子,一边狼吞虎咽,一边搜寻着可充电的插口.上车前已耗完了一块电池,现在的也只剩下两格电了.眼睛瞄来瞄去还是没找到电插口,后被告知这是旧式火车,烧锅炉的,没有电插口!没撤,关掉手机,简单洗濑后就爬上我的铺,钻进睡袋里了,火车一晃一晃的,象摇篮,迷迷糊糊就睡着,完成了我向北国进发的飞机加火车劳碌奔波的一天.23号早上7:15,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我已身在白色的世界.白茫茫的平原,挂雪的松树,童话故事里铺满白雪的小木屋….这一切都告诉我,我已身在万里冰封的北国了.8:00,起床冼漱,列车停在了乌鲁布铁,一个小镇,一排排的林场小屋,木排栅围成的院子,家家户户屋顶小烟囱冒出来的炊烟,感觉就是到了圣诞老人的故乡.吃过早点,扒在铺上看窗外的景色,充不了电,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9:30,车到加格达奇,这趟火车经过的最大的城市,也是大兴安岭地区的首府.天很阴,在下着小雪.10:00到达小杨气,看到了蓝天,这里的蓝天与云南西藏的不同,那儿是深篮,这儿的却是真正的蔚蓝,蓝得有点儿发青的那种,想是因为大片大片雪地反射光的缘故吧.火车上的生活总是很沉闷,尤其是一个人上路,睡觉、看书这两个标准活动就这样在老式火车的一晃一晃下交替进行着,人开始昏昏沉沉的了,以至于车要进塔河站的时候,我决定把全副装备都穿上,走下车去清醒清醒.零下25的温度让我这个头脑发热的傻人一下车门就立马来了个大冷颤,脑海中就只一个字"冷"! 23日17:55,列车终于停靠在我此程的终点站-图强,太阳4:30就已经全下了,天已全黑,地表温度比中午的时候又低了很多,-35度.此时,来接车的徐嫂已经站在10号车厢的门口,与隔壁11车厢的一个来自广西的伴认识了后,就径直往她家里去.今天晚上就住在她们家,是林业局指定的家庭接待旅馆,挺温暖的一个小家,两室一厅,感觉很舒适.第一次住这样的家庭旅馆,对于我们这种独自跑的驴友来说,感觉比住旅店好多了.吃过徐嫂做的可口的东北饭菜,到对面的公共澡堂去洗了个热水澡.广州人就那个德行,一天没饭吃可以,两天不洗澡真受不了,死活都要洗澡!原来这公共澡堂也没想象的那么恐怖,淋浴的,也就三块钱一个人,挺干净卫生的,终于都体验了一次老洛他们去澡堂洗澡的感觉,原来人总要体验不同的生活,才是真正的人生.?? 这天晚上盖上三层被子,好好地睡了一个暖和觉.24日早上自然醒来的时候是7:35了,天还没亮.昨天晚上的短信就没停过,幸好把手机都调静音了.朋友、家里人都关心我在旅途的情况,都在问情况怎样了,生怕我给冻僵了吧,呵呵.今天一天就决定在图强溜达了,租车去了不冻泉、九九十八湾、看驯鹿,进漠河参观了火灾纪念馆(1987年5月6日的大兴安岭森林大火,烧掉了整整几个镇,其中漠河,图强是重灾区,图片上对这个世纪灾难的记载很让人震撼!)、也游了松苑(大火烧来的时候只有四个地方没被烧掉,清真寺、坟地、厕所,包括这松苑,其它的都被大火移为平地!)。???下午在漠河的菜市场溜达了一圈,为我们平安夜的晚饭做准备.今天晚上将会很热闹,有个16人的大团队从北极村回来,赶晚上的火车回哈尔滨,都会在我们住的小旅馆里会合,还将一起放烟火,庆祝这个特别的平安夜,相聚也是一种缘分.这个平安夜将会过得很特别!很温暖! ?? 为何喜欢独自旅行? 或许就在于可以随心而动,做我喜欢做的事,连发呆都是一种享受.自由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溜达,你并不会感到孤独,当你真切地用心去感受它的时候,你会收获很多! ?? 愿今夜每个人都有个好梦,圣诞老人架着鹿车在天空上飞过,实现每一个人的梦想.而此刻,当烟花在天空绽放的一刹那,除了许愿每个人都开心快乐,我最想要的礼物是,明天睁开眼睛的时候能看见漫天的雪花从天而降! ?? 圣诞快乐! 扎西德勒! 25日早起,今天要往北红村进发. 北红村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最北村落,在黑龙江的大草甸子上,对岸就是俄罗斯.从那再开20公里就到乌苏里浅滩,真正的中国最北点就在那主航道的江中心.买好了吃的,还有烟花,一路出发往北红村,途中经过阿木尔河, 河上结了冰,铺了厚厚的雪,为了取景,我们爬到雪有半个小腿厚的山坡上,险象环生! 在二十八站,中国最北的古驿站,还保留着小木屋加风车的小村落,景致很美.14:00,终于到了北红村,这儿还没被开发,保留着最原生的木刻楞房子,很正宗的俄罗斯建筑风格.将车直接开到宽阔的黑龙江江面上,那气势,真的是无法用言语来描述.江上正好有两个当地人在冰钓,冰面上凿开一个洞,把网放进去,就等那冰下的鱼儿来上网!风很大,刮得脸都没有感觉了,温度达到零下40度,人站久了可能真会变冰棍了!看着白茫茫的江面,我们做了个更疯狂的决定,就在江面上玩飘移!车子在厚厚的雪面上狂走S字,再来个急刹,搞个180度的大转弯,简直把我们叫疯了,爽!这时候,太阳也下山了,落日的余辉照在雪白的江面,天空泛出瑰丽的色彩.岸上一排排的白桦树,像一个个阿娜多姿的美女站在洁白的地毯上为我们唱着那乌苏里的船歌,这一切…都让我们陶醉!疯过了,在北红村的英子驿站吃饭,老板娘张姐做的烙饼可正宗了,驿站的名字是我们几个合计着即场帮她起的,还嘱咐她明天就要挂牌,俺们回来帮她宣传.吃完饭往北极村赶已经16:00了,太阳已完全下山,我们就在黑夜中穿越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在20:00的时候抵达北极村,中途车子在路上打滑,还几乎翻到了雪沟里去了,着实让人汗了一把!为了庆祝这有惊无险的小事故,晚饭的时候大家都喝了酒,最后一个个红着脸,满脸醉意地在广场上放烟花,美丽的花火在天空盛放,为我们这天的旅程划上完满的句号.唯一遗憾的是,我今天并没有收到圣诞老人的礼物,他老人家爽约了,我们把这归咎于徐哥家里的烟囱堵了,圣诞老人下不来! 26日,一天内让我真切体验了这北国边陲的生活.早上八点赶到江边去看日出,看着红彤彤的太阳从雪地上升起,将白色的雪地照出一片金光,这是我从来没有想象过的画面,实在…..太美了,美得没法描画,美得让人脑海一片空白.江中心竖着中俄两国边界的标杆,我们徒步到边界上,偷偷地走多了几大步,大笑着说我们到俄罗斯了,还拿着相机满足地得色了一番.能想象坐着马拉爬犁在雪地上溜达的情景吗?就活生生一幅电视剧里的画面,三个女人和一个东北大汉,坐着爬犁在厚厚的雪地上穿街过巷,赏雪景,还一路大声唱着东北小调;坐着爬犁到江上去与钓鱼的闲聊,查看收获;北极村广场大片大片洁白的雪地,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点点的光芒,让人舍不得碰它;在那松软得象雪糕般的雪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再来个片子留念;在中国最北第一哨,被解放军叔叔警告不准进入的情况下,还是调皮地用相机拍下了记忆的画面;在江边,用我那40D的红圈镜头做望远境观望对岸的俄罗斯村庄,那感觉真是超级的满足!旅程到了今天,真的觉得自己的语文水平着实太差了,我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到现在已经无法再有更好的言语可以把它表述出来.真的很值得,这一趟旅程,收获太多,比我预想中的要多,收获的不紧紧是风景,还有情谊、感动与见识。一个人的旅程其实可以很精彩!27日,今天下午的航班就要飞,结束我六天的北国之旅了.忽然间有点觉得不舍得,是因为这里的白,这里的冷吗? 呵呵,我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在小旅馆的每一天,从暖暖的被卧里钻出来就能吃上徐嫂做的热腾腾的玉米面糊(每次都谗不住嘴,要吃上好几大碗,直把肚皮撑得圆圆的才罢休),让我这个从南方来的驴子并不觉得这北国的冷,而是窝心的暖. 一万、依扬、飞扬,这三个分别来自广州、广西、辽宁的独驴,在到达图强前,都是孤独的驴子,因为徐大哥,这三个驴子在图强被”捡”到了一起,组成了临时突击小分队,向中国最北点进发.而这三个各自一方的人却在远离自己家乡,在最北的地方成了一见如故的好朋友,我笑着想,那是否就是我们经常口头挂着的”找着北”了呢. 徐哥家的小旅馆,就是我们来寻北的驴子们的驿站,一个充满温暖、无拘无束、任意开怀大笑、互相”揶揄”的家.在那刚过不久的平安夜,来自不同地方的20多个驴子们齐聚在小小的客厅了,卧室里,甚至坐不下的就站着,屋外是零下40度的冷,屋内却是无比的热,那是从心里感受出来的热乎. 这一次,让一万真切感受到什么叫驴友,那就是能成为真正的驴友都要有开阔的胸襟,团队的互助精神,还有就是信任,更包括在整个旅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品德.因为大家都是来自不同的地方,从来不认识,要在一段时间里一起生活,一起行走,那是需要更多的迁就与协调. 还有哈尔滨天马国旅的高先生,与一万只通过网络认识,却能为了承诺一张车票,冒着哈尔滨晚上的严寒破例跑到火车站,把票亲自送到一万手上(还死活不肯多收一点手续费),让一万终于圆了坐一趟北国之列的愿望.说真的,当时真的感动得鼻子有点发酸,全因这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与承诺.(在N41上认识的一个深圳MM,告诉我他们19日就到了哈,但是一直都买不到车票,不得不在哈停留了4天,直说我真是太幸运了!).一万一直都相信,只有你自己先信任了别人,才能得到更多的幸运! 这一趟旅程,一万收获的真是太多了,足以让人生的画板又抹上了一拔丰盛的色彩. 以后还做驴子去!

随军人员:

图片 1

包子: 男, 70后, 公司职员, 有过一定的自助游经验, 胖子一个有一定的耐寒性

图片 2

包嫂: 女, 70后, 公司职员, 同上, 耐寒性比较缺乏虽然是北方人

唐唐: 女, 70后, 护士, 同上, 身体灰常的好(不知道是不是护士的缘故), 灰常的开朗, 人也很美……

桃心: 男, 80后, 四大的高级储备人才, 上外小男生, 小伙瘦的来, 真应该把我身上的肉割点给他, 还是挺搞笑的.

小沐: 女, 80后, 公司职员, 做事灰常的细致(应该是火烧眉毛都不急的那种, 哇卡卡卡),也是美女一个哦….

杨姐: 女, 70前咯, 公司职员, 老大姐了, 灰常的爽快, 是逢景点必拍的那种….

张瑜: 女, 不详, 不详, 挺开朗的, 尤其是新年晚上玩游戏的时候…..靓女一个

王MM: 女, 不详, 不详, 很起劲的, 特别是给某某人画口红的时候…..皮肤灰常的好

贝贝: 男, 80后, 不详, 红扑扑的小脸蛋, 很可爱的小男生, 和桃心有的一拼…

最终确定行程之前, 在飞机和火车之间纠结了很久, 最后决定取道火车, 原因很简单, 坐着火车穿越冬季的黑土地, 欣赏着窗外的皑皑白雪,看着袅袅的炊烟在铺满雪的房顶上升起, 多美啊………

12月28日:

早上订的五点十五的出租前往浦东机场干七点半的春秋, 一路上路面的颠簸都是为了即将来临的世博, 道给挖了, 房给拆了, 桥在重建, 不知道世博能给上海带来点什么?

到了机场办完登机牌才发现,春秋现在是越来越抠了, 连登机牌都改换成超市里的那种收银纸, 太抠了…..

匆忙间给唐唐打了电话,电话那头的唐唐听起来额外的”冷静”, 后来才知道当时她还没起床,怕被我说才故作的镇静. 之后在机场碰头,然后直飞哈尔滨……

出了哈尔滨机场, 一问温度, -28℃, 太阳晒在身上暖暖的, 嘿, 才-28℃, 算什么啊. 来之前, 天天刷新网页上的温度预测, 我恨不得在漠河的那几天全北方的甚至是西伯利亚的冷空气都能在漠河的上空集合,让我们好好感受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哈气成冰, 寒天冻地的感觉.

闲话不说, 搭乘机场大巴直杀火车站寄存行李, 然后前往中央大街和桃心会合, 下午瞎逛中央大街, 补充给养, 其实就是买吃的, 唐唐顺便在哈尔滨留下了东北第一摔, 晚饭在火车站附近的大丰收解决的,和小沐还有杨姐会合. 晚上K7041 21:58由哈尔滨东发车至漠河. 众人上车分配铺位安放行李, 洗漱睡觉, PS: 厕所冻的像冰窖, 冻屁股, 然后…一夜无事…

12月29日:

六点半我就起了床, 窗外已是满眼的白色, 车窗角上也结了厚厚的冰, 嘿嘿, 我们终于进入了中国的寒带了.

在床上又继续假寐半天, 实在是睡不着了, 披着羽绒服去餐车吃了一顿热乎乎的早饭, 还是东北的大馒头带劲啊. 回到铺位, 其他各位已经起床了, 于是一路的吃吃喝喝(我们这边所有人带的吃的几乎够吃三天的),临近图强的时候在车上认识了同行的张瑜和她朋友…

经过将近21个小时的飞驰, 我们在晚上18:00左右到的图强, 下车的时候, 于姐已经在车站等着我们了, 天墨黑墨黑的, 在灰暗的灯光下, 大家兴奋的挤成一团, 享受着厚厚的雪被踩在脚下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声音.

因为前几天的大雪把原计划中的捷径封了, 我们就必须在当晚赶往北红村(原本因为其路途遥远且并未完全开放打算放弃的, 事后证明北红是完全值得前往的).

由于本地的气温很低,加上前几天的大雪, 我个人猜测, 汽车的底盘应该是结了不少的冰的,要不然在当晚的那种路况上开车, 车底盘不得砸个窟窿出来才怪. 其实整个行程中就这个晚上开车穿越林子这一段是最危险的,现在想想都有点后怕,何况当时我还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前往北红的路况非常的艰苦,一路的颠簸, 路上的冰面都是波浪型的, 坚硬而且锃亮, 据伍哥说这些都是让运木头的大卡车给压出来的, 而且路面比较的狭窄, 会车时需要先行避让, 不熟悉路况的司机开这种道路灰常的危险(这里暂表一下伍哥, 图强人, 祖籍安徽, 是图强的XXX队长,手下有二百多人呢, 两个排啊!).

路上的2小时45分钟几乎都是在深深的老林子里面行车,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天是墨黑的, 气温是灰常寒冷的, 差不多是-40℃左右, 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偶们这10口人可就撂着了. 事后和徐哥讨论过,要是真出了什么状况, 在机械无法修复的情况下, 原地生火, 造简易窝棚, 并派最强壮的人员前往附近的工地或者是检查站求助.

呵呵, 还好, 老天保佑 伍哥出色的技术(中途经历了不少的滑车), 我们有惊无险的到达了第一个住宿点, 北红村.

一进屋,一股热气铺面而来, 所有人的眼镜上立马起了一层厚厚的雾气, 暖和啊. 可能是在上海呆习惯了,很久没有感觉到温差会给人带来多大的影响,但是在这里确确实实感受到了温度的重要性了.

传说中的徐哥在门口接的我们,高大, 厚实, 纯朴, 进屋后大家相互介绍了一下; 农家院的女主人英子非常朴实好客, 据说是三代中俄混血, 手艺不错, 晚饭是小鸡炖蘑菇, 炖细鳞, 炖江鲤, 炖酸菜, 还有东北大馒头和豆包, 大伙吃的那个香啊, 偶吃了三个大馒头. 席间我们见到了又是传说中英子家的贝贝(注, 此贝贝非彼贝贝), 狗狗真漂亮, 又大又结实,它妈是狗它爸是狼,今年四岁,过了年就是五岁了. 就是胆子小了点,怕见生人. 不过大家还是非常乐意逗它玩,给它吃的. 吃完后, 桌上剩下的都给了贝贝, 吃的那一个香啊, pia-pia 的……

收拾一下以后,大家各自拿着行李前往农家住宿, 张瑜和王MM住在英子家, 其他四个女生住在江边不知名的大姐家(因为大姐家养牛,从而导致了当晚的牛事件, 哇卡卡卡). 我和桃心还有伍哥则被分配到了英子家隔壁的大妈家.

大妈家的客房比较的简陋, 7年前的房子, 土木结构, 但是炕和火墙还是烧的热热的, 让人想起了上海的电褥子,还是高挡的. 整理了一半停电了, 这里需要提一下的是北红现在还是私人供电, 只提供16:00 – 22:00 的电力,除此以外, 请用蜡烛. PS: 北红和北极一带基本上是8:30左右日出, 下午15:30左右日落.

出门转了转, 整个村子一片漆黑, 只有个别的农家院中透出了昏暗的烛光. 头顶的月亮份外的圆,卅白的月光从雪地上反射出来, 透着一股清冷. 借用杂家的一句话” 严冬的夜晚几颗橡是沾满霜花的星星,周身闪着寒冷的光,幽蓝幽蓝的天穹显得更冷了,天上汗星点点,夜空很清澈就象水晶的透明”.

转身回屋的时候,遇上了刚刚如厕回来的桃心, 被通知户外厕所,也就是茅房比较的简陋, 比较的冻人. 于是欣然前往一探究竟. 说白了, 所谓的茅房其实也就是用四块木板围起来的小木屋,旁边就是猪窝, 四面通风, 前门无遮掩, 上下当空, 中间再用一块窄木板这么一横,就成了. 也没有什么味, 冻的黝黑的, 比较的滑.因为有了手电,所以相对比较的方便(说道这个不得不说那个广为流传的笑话,说是在漠河野外上厕所要带个棍子,因为尿是一边尿一边结冰。最后要用棍子把尿给敲掉,否则鸡鸡都会冻住). 后来发现,在北红但凡是个茅房,边上一定会有猪圈牛圈之类的, 每次去方便, 猪啊牛啊都以为有人来喂食,就会屁颠屁颠哼哼唧唧的跑过来.

回到屋内, 大妈家的小狗们一个劲的叫唤, 一问,原来是它们的妈妈被拴在了门外, 因为大妈怕把我们给咬了, 其实告诉你吧, 没事, 北红村的狗都是外强中干. 不过话说回来, 所有北红村的狗啊, 猪啊, 鸡啊, 牛啊什么的全部都住在外面, 也没见什么冻死的, 真是强悍哪!!!!

回身躺在热乎乎的炕上, 身边的桃心和伍哥还在聊天, 我听着他们的聊天声渐渐睡着了……

12月30日(阴历11月16日):

大晴天, 起了个大早, 觉得屋顶在转, 缺氧, 赶紧穿上衣服去屋外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 狗狗它妈在屋外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偶, 吓得偶赶紧回屋向唧唧挠挠了一晚上的小狗狗们报个告, 顺便安慰了它们一下合影留念了一下.

早饭被告知要去江边的大姐家吃早饭, 也好, 顺便慰问一下女眷们. 日出前的黑龙江格外的美丽, 层次分明, 兴奋之余赶紧掏出准备多时的相机一顿狂咔咔, 顺便给传说中牛事件的主角留个影.

早饭吃的是馒头, 煮咸鸡蛋和粥, 照例香的一塌糊涂. 大姐是个爱干净的人, 家里虽然朴素, 但收拾的干干净净, 炕和火墙烧的热热的. 大叔在江边搭了个窝棚和人一起在那里守着打鱼, 我们昨晚上的鱼就是他们打上来的, 颇有”独钓寒江雪”之意境, 真是辛苦他们了, 在这里祝他们幸福美满, 合家欢乐, 健健康康.

粥足饭饱之后, 于姐前来接我们去北面的江面上玩雪, 顺便前往最北的哨所留念.

穿行在北红村中, 皑皑白雪覆盖了周围所有的一切, 大地是白的, 房顶是白的, 路面是白的, 炊烟是白的, 呼出的哈气瞬间变成白霜挂在帽沿上, 就连睫毛上也起了冰珠, 女生们冰雪凝眸的样子别有一番风情.

到了江边, 望着一望无际的白雪, 几乎大部分人都疯了似的向雪里转, 乘着桃心被所有女生欺负的时候, 我赶紧蹲在结了冰的江面上用雪写了 “XXXX到此一游”.

其实临下江前, 偶偷偷看见小沐在路边的雪堆上若有其事的留了一行字, 然后呲嗷的冲向江面, 偶知道, 妹留的不是字, 是寂寞, 唉……

来之前听说江的对面就是老毛子的地盘, 桃心在众人的注目礼中雄赳赳气昂昂的冲过了江心, 到达了对岸, 回来后还神神秘秘的告诉偶们他搞了点纪念品. 不过还是在此奉劝各位童鞋们这种事情还素不要做的好, 桃心纯粹是因为运气好才没有被老毛子抓走, 听说有人打鱼的时候过了江心被抓, 在哪一关就是两年, 最轻的也是被当场遣返并罚款5000人民币, 汗……

在江面上肆无忌惮了近1个小时后, 于姐领着精疲力尽的我们回到了农家乐, 所有人进屋的第一个动作就是脱掉外衣,然后冲向火炕瘫倒在上面.

正午的日头挂的高高的, 所有人都在炕上暖洋洋的懒着, 等着中午英子家做的好吃的.

兴许是上午玩的太疯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谁都没有多说话, 就是埋头吃. 扫荡完农家乐, 和纯朴英子, 贝贝告别, 我们前往图强和徐哥会合.

来者如归, 悬在英子家门口的立匾上的字, 笔法粗圹却又温柔坚定, 一如北红人带给我们的感受一样, 豪放中带着细腻, 却又不留痕迹….

临近图强时, 由于时间充裕, 小样我做了可能是这次旅行中最明智的决定, 带领大家去澡堂子洗个热水澡.

在疯玩了一天后, 泡在热乎乎的澡堂里, 看着窗外-42℃的夜景, 别提有多放松, 多美了. PS: 金池洗浴中心, 洗澡5元搓澡5元, 额滴神啊……

洗完热水澡,怎能不吃热乎饭呢, 于姐领着我们去了澡堂子附近的一家饭馆吃了晚饭, 还是那个香啊, 加上后来的贝贝和于姐, 8个人7个菜愣是没吃完, 大洋176. 便宜又实惠.而且据包嫂说, 这里的大丰收是她目前吃过的最好吃的大丰收. 在这里给她家做个小小的广告, 图强的东升饭店, 经济又实惠, 哦耶!

吃的热热乎乎, 和徐哥回合后,我们就收拾行李准备动身前往下一个目的地,还是传说中的北极村。八国, 在去北极村之前还有一件灰常重要的事情要做,就素…买炮仗,天寒地冻的, 男童鞋们在徐哥的带领下冲进乌七抹黑的仓库里挑货,总觉得背后没有理由的发凉,你说我们容易吗……

扫荡完库房后, 偶们就驱车前往北极村, 车窗外不是黑的天就是白的雪, 一如既往艰难的路况, 伴着车内粗圹的音乐, 经过了近三个小时的颠簸, 我们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北极村, 入住北极村佳雪农家院.

相对于纯朴的北红村来说, 由于这里开发的比较早, 加之这几年政府的大力投资, 村民的头脑较比精明,商业气息明显增强.我们到了房间后,女主人竟很搓气地问了句: “你们知道我这间多钱吧?” 立刻,北红村纯朴的英子和大姐们的形象立刻高大了许多!

好不容易放松下来,再加上会在这里停留两晚, 大家的节奏都缓了下来, 慢悠悠地洗漱,好好地睡一觉了.

12月31日(阴历11月17日):

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啊, 吃罢早饭,(顺便提一句,这里的早饭过于简单,只有馒头,大米粥,小米粥,煮鸡蛋,咸菜,而且加个蛋要一块钱,虽然是所谓绿色的也有点小贵~~), 爬犁已经在门口等我们了!我们分成两车,挤在马车后面,盖着厚厚的棉被,向今天的重头戏元宝山进发!

路上路过了北极哨所, 关系在这时候就好用了, 徐哥和排长搭了个招呼,, 我们就被允许进入营区进去拍摄, 但是没有办法登上塔楼. 不过这已经相当的不错了, 偶们可都是小心翼翼的拍着照片, 怕一不小心的违反了什么规则, 就直接被押送到营部严刑拷打了. 在营区的江边偶们看见了对面老毛子的村庄, 那个破呀, 实在是没法和我们繁荣的祖国相提并论. 在这里感谢一下祖国母亲, 能让我们有机会看到祖国的大好江山.

转身出来继续前往元宝山, 因为今天的马拉爬犁的第一车是马妈妈, 所以她的小宝宝从村里就一直跟着我们, 马妈妈也是心有灵犀, 不时的停下脚步回头看看自己的宝宝是不是ok. 小马驹无拘无束的在雪地里跑着, 可欢实了, 皑皑白雪 飞奔的骏马, 好一幅俊美的北国风光! 现在想想真为那些在城市景点里被拴着绳子强迫和人拍照的马儿感到可惜.

言归正传, 到达山脚下稍事调整了一下, 开始登山了, 很明显,这次登山彻底颠覆了 “上山容易下山难”这一理论,不到400m的山, 我们居然花了一个小时出头, 爬一步退半步, 小沐几乎是给徐哥拽上山的; 但是等到了山顶, 眼前的景色还是灰常值得付出的, 我想当时所有人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 更可惜的是, 由于杨姐的暖宝宝根本不好使, 偶的单反光荣的趴窝了, 小样我这个郁闷啊…… 再次借用毛主席的”沁园春-雪: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

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呵呵, 和上山相比,下山可就容易多了, 伴随着女生们的尖叫声, 我们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 从山顶上‘滑’下来了! 包嫂一直在问: “ 可不可以不爬山,但再滑一次呢?”

在车夫们事先准备好的火堆边大家暖和了一下, 就要马上动身回村子了, 因为这个时候已经快下午三点了, 天气开始变得更冷了, 天也开始慢慢的转黑了.

一路上偶们快马加鞭争取要在天黑之前赶回北极村(我怎么觉得我们像是在演Vin DIESEL的Pitch Black大陆版啊). 随着太阳的西移, 尽管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和军大衣, 童鞋们还是冻的呲呲哈哈的, 不得以下来随着马车一路小跑, 等暖和了再上车走……

2009最后的晚餐充满了欢声和笑语, 童鞋们纷纷举杯同庆这激动人心的时刻. 在此,感谢所有TV, 感谢游多多, 感谢携程, 感谢QQ还有MSN, 让天南海北的我们能在2009的最后一天聚在中国的最北端, 缘分呐……

晚饭后就是游戏时间了, 可怜的贝贝和桃心被逼北极光了一次, 年轻人身体就素好啊; 院里几个新来的米国人在旁边看的两眼发直, 估计他们回国后得向小黑报告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漠河平民中测试新款隐形防寒服了.

烟火在新年时分被点燃, 接二连三的照亮了冷寂的夜空, 给这个寒冬中的边陲小村带来了几许暖意和欢乐. 或许是被我们的快乐所感染, 一轮硕大的月晕出现在夜空中,惊喜间大家纷纷拍照留念, 烟花还在继续绽放,在众人的脸上洒下灿烂的光芒,内牛满面啊,我想,也许快乐也就是这么简单吧……

1月1日:

早上照例起个大早看日出...呵呵, 已经看了五天的日出了, 希望太阳公公不要鄙视我, 桃心和贝贝还在蒙头大睡; 本想和弄和弄他们, 鉴于他们两个昨天晚上的北极光就算了吧. 自己穿戴整齐, 房前屋后的转悠转悠, 回屋的时候遇上了老侯家的狗狗,苍天哪, 他们家的狗狗这个埋汰啊, 较小冻人啊, 连走路都是哆哆嗦嗦的, 和北红的贝贝比起来, 真是同狗不同命啊!

早饭一如昨天的简陋, 在这里强烈鄙视一下北极村, 馒头不好吃, 借用网友的形容词, 有点像啃鞋垫子,和北红的差远了.

好了,不说了, 是该时候出发了, 整理好行囊, 告别老侯, 我们转道漠河搭乘下午的灰机回家, 路上遇到了一大片的雾凇,老规矩,停车拍照.徐哥指着路边碗口粗的白桦林对我们说, 你們能看到的白桦林基本上都是在87年那场大火后存活下来的, 天哪, 23年了!

到达漠河县城后, 偶们就近选择了一家吃的午饭.然后在集市稍作停留, 小样我买了一定正宗的狗皮帽子回来, 谁知道上海什么时候用的着这顶帽子啊? 可能…两年后吧, 哇咔咔. 唐唐孝心突发, 买了狗皮帽和棉手套给她爷爷…众人的收获还是不少的…

最后一站, 漠河机场, 一切还是比较的顺利, 非常感谢徐哥和童鞋们对偶和包嫂一路的照顾.还有这次唯一的遗憾, 141795, 我会记住你的, 小心我的怨念啊……

最后, 感谢所有人, 因为有了你們, 我们的2009才更加完满. 旅行, 使我们更加懂得了珍惜与尊重. 我们不会忘记漠河之旅的, 更加不会忘记路边的那一片白桦林.

包子 & 包嫂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唯一平台】发布于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转载请注明出处:漠河之旅,包子们的往北之旅